河堤診所 身心科(精神科)(主治:失眠、焦慮、憂鬱、自律神經失調....)

回首頁簡體繁體

醫師簡介

門診時間與收費

心靈文章

飲食戒律

禪修對治失眠夜

心理治療學習心路歷程-----認知、催眠、動眼減敏重整療法

孫醫師講座

追求身心的平衡

壓力與調適

認識焦慮及憂鬱的孩子

壓力與調適---鹽程國小校友會演講

產後憂鬱症

孫醫師催眠治療系列:夢魘(一)

孫醫師催眠治療系列:原諒的功課

孫醫師催眠治療系列:房外的腳步聲

孫醫師催眠治療系列:夢魘(二)

孫醫師催眠治療系列:我要不要與他共度一生?

孫醫師催眠治療系列:夢魘(三)

認識注意力缺失症或注意力不足過動症

孫醫師催眠治療系列:夢魘(四)

恐慌症

揮別憂鬱的日子

如何愛孩子

相關連結

ENGLISH

STAFF

SCHEDULE

Links


追求身心的平衡

河堤診所 孫讚福 院長 98.12.29

** 本文歡迎在不修改原文內容情況下轉載。轉載時,務請註明引用來源與作者,否則本文作者將保留著作版權之法律追訴權。 **

健康是什麼?

健康是身體的、心理的、人際的良好狀態。身體的健康得從三規律做起,包括規律的吃、規律的睡、規律的運動。

故事:從前有一位六十歲的男士來河堤診所看病,原因是失眠。「失眠有多久?」「有幾年了,起起伏伏,最近特別嚴重!」「最近多久變得特別嚴重?」「三個月前。」「為什麼三個月前起特別嚴重?而不是四個月前、半年前?」「醫師,因為三個月前,我退休了。」「退休是好事,怎麼失眠了?」「初時,很高興,不必再看上司臉色過日子,但後來越來越沒意思,都在家裡看電視,日子過得很無聊?」「你之前有準備退休後要做什麼?」「沒有!」「運動嗎?」「偶而散步。」「多久一次?」「一兩禮拜一次。」於是我說:「我瞧這是調適的問題。從規律的上班生活,突然不必工作,生活變化大,事先又沒做好退休規劃。」「醫師你看怎麼辦?有時好想再回去工作!」「可以當志工!這一輩子要用的錢,如果已經夠了,做一點助人的事,不是很好嗎!」他問道:「那裡有志工的工作?」我笑笑說:「要做牛,免驚無犁可拖。試試看安心會的活動,經過訓練,將來可以當志工去助人的。如果不方便,家附近的教會服務一下,或家附近的廟」於是我請他考慮加入安心會,一週去個兩、三次,一次半天。加上每天去公園運動一小時,認識一些運動伙伴。讓日子有它的規律,有事做,不會太緊繃,又不會太鬆,讓人生在最後的旅程發光,從這兒走向一個歡喜、踏實的未來!

來河堤診所看病,一半以上的人為失眠所苦,有因經濟問題、婆媳問題、感情問題、工作問題等等,引發煩惱而睡不好。這些人要好起來,得積極面對自己人生的問題,從根本去處理。有一些人沒有人際問題、工作問題,但仍然失眠,就像上述的退休男子。看病那麼多年,你問求診的人們:「有沒有規律運動?」,啊哈!十之八九都異口同聲說:「沒有!」頂多偶而散步。這樣子可以嗎?

孫醫師如是說:不付出努力,就想得到好眠,老天爺也不給。

如果不運動的人,就有健康、好眠,那每天去運動一小時的人,不就變成傻瓜了。他們不是傻瓜啦,是你不愛自己!失眠是不愛自己,造成的果罷了。不管你有沒有其他身心困擾,運動總是好事一件。但人們總是有理由,工作忙、照顧小孩忙、應酬忙、看電視忙(這是理由嗎?)…。但再怎麼忙,都得睡覺。拿躺床失眠的時間來運動,就夠了。當然我不鼓勵睡前一小時做激烈運動,它可能讓身體亢奮,反而睡不著。

孫醫師如是說:每天規律地運動,是養生的開始。

來求診的人們告訴:「每天散步、騎車或跑步,還是睡不著。」一般來說,散步、騎車、跑步有益腿力與心肺功能鍛練,但對失眠的人似乎是不足的。我建議做全身性的活動,比較有益于睡眠,如體操、氣功、太極拳、韻律舞、游泳…。因散步、騎車、跑步傾向下半身為主的運動,而身體要的全身每一關節都動到,它才舒服,特別是轉頭、聳肩、擴胸、展翅、轉腰、側彎等上半身的活動,讓平日少動的關節也能每天舒展舒展。諸位,對身體的愛,請勿偏心,要全部愛到,才公平。

許多人的睡眠習慣不好,太率性,有時九點睡,有時半夜睡,有時又熬到天亮才睡。年輕時,身體有本錢、有彈性,可以任我們催殘,到了某一臨界點,失眠就找上門來。初不以為意,仍延續原來任性的生活習慣,久了,失眠就如山漰、如海潚,直逼而來。找醫師以藥物治療,可以很快好睡,但根本問題不處理,生活惡習不改變,藥量越調越高,記憶退步的副作用,就可能發生。

有些人是三班制工作,這是無奈的。輪班工作的人,如果可以協議排班,建議一個月調動一次,或頂多一週調動一次。就像時差,三兩天就適應新的工作坐息。如果每天調動上班時間,身體得很有彈性才行。輪班的時間,以順調為考量。本來白班,接下來上小夜班,再調成大夜班。逆調,是白班後接上大夜,這樣把原本睡眠時間改成工作時間,容易打盹,下班後可能較難入睡。因為這是原本清醒時間!

規律的吃,定時定量,讓身體在固定時間吃,則胃腸會固定時間分泌胃酸來消化食物。偶而更動吃飯時間,身體可以承擔,但常常這樣,胃腸的亙定失去了,餓痛、飽痛就可能發生了,胃潰瘍、十二指腸潰瘍就困擾我們了。

孫醫師如是說:身體每一個疼痛,都是在向你哀求:「主人,請愛我!」

孫醫師再說:身體每一個疼痛,都是在向你請求:「主人,請改變。」

三規律做好,生理的健康有著落。再來我們向心理的健康、人際的和諧邁進。

苦的來處?

故事:曾經請一位朋友吃飯,問他要吃什麼,他說:「不喜歡日本料理,尤其是生魚片,也不喜歡辣的。」好!不吃日本料理、不吃川菜館。再問他:「那你想吃什麼?」他說:「不吃蒜頭、不吃甜的、不吃澱粉類。」可能許多台菜也不適合了,於是你又問:「所以你想吃什麼?」他如自語地說:「牛排可能有狂牛病,薑母鴨可能有戴歐辛,雞肉有太多抗生素,素食不好吃,路邊攤不衛生,但大飯店的冷凍食物,實在不好吃。」這時候,你可能快抓狂了,心想:「真是個麻煩人,以後再也不請這種人吃飯了。」然後大聲問他:「你到底想吃什麼?直接講!」這時候,那的朋友吶言道:「我也不知道!」

是的,我也不知道我要什麼,到底是當老板好,還是教書好。做生意好呢,還是坐辦公桌舒服些?修車好,還是賣保險比較有挑戰性…。這山看去那山高,做一行,怨一行。請想想:「我究境要的是什麼呢?」每一個選擇都有得有失,如果對選擇有猶豫,或身體喜惡的感受不夠強烈(英文叫gut feeling)。這時可以考慮列出A、B、C等選擇,一一條列每種選擇的優缺點,每條從零到十分評分,然後在特別要意的項目,加重計分,如乘以二、乘以三。最後加減得到總分,就有選擇的參考。不管做什麼選擇,我們知道,魚與熊掌很多時候是無法得兼的,選A就好好享用A的優點,完全承擔A的缺點。選B或C也是一樣。有時候,先不選擇,等三個月、半年,情勢更明朗後,再決定,也是選項之一。

故事:從前,有一位三十歲出頭的大陸妹嫁來台灣,人長得標致,與夫君也很恩愛,不管情感上、生活相處上、床第上,都很和諧滿意。婚後三年,無意間,她發現老公與一女生在床上活動,當時她內心失望與震驚交雜,盛怒下,要求馬上離婚。先生百般賠罪、道歉、拜託,請人關說,都挽回不了她的心。先生因被抓姦在床,無話可說,萬般後悔、無奈下,簽了離婚同意書。

離婚後,這位女子並沒有復仇的快感,心裡的傷痕仍在。想到過去夫妻恩愛,卻換來背叛的苦果,傷心極了。但她是漂亮的姑娘,即使離婚,旁邊不乏追求者。其中一位張大哥,在她最痛苦時,常常傾心相陪,白天晚上,随傳隨到。漸漸地,她發現忘不了前夫的好,午夜夢迴,常常憶起前夫,不知他現在過得好不好,超想再次復合,但又嚥不下被背叛的恥辱。想到自己堅決求去,怎有臉再主動說要回去。內心在百般爭扎中,痛苦萬分,對張大哥的依賴也日益加深。

半年後,這位百般貼心的張大哥,在某次的深談中懇求她:「嫁給我吧!讓我可以隨時在你身旁陪伴你!」她慌了,這半年對張大哥依賴很多了,當他是一位哥哥,一位長者,一位可以放心訴苦的對象。現在望著張大哥期待的眼神,她內心爭扎,心想:「怎忍心讓他失望!」不知道怎麼說「不」,也擔心拒絕張大哥後,自己需要人幫忙時怎麼辦。她不敢看張大哥,只能低聲說道:「好…」

從答應那天,她就後悔了,因她明白恩情是不同於愛情,但她不敢悔婚,怕傷了恩人的心。這比一開始就拒絕,更讓張大哥難堪。就這樣內心煎熬,直到洞房花燭夜,她潸然淚下。在床第上,她忘不了與前夫的和諧與恩愛,但與張大哥,她真的沒感覺。這時,生米已經煮成熟飯,看到張大哥的滿足的笑容,她怎忍心告訴他真話,內心告訴自己:「再過一段時間吧!再過一段時間才告訴張大哥真相!」這時張大哥已成新夫君。她內心暗暗希望,有天能重返前夫身邊。這時,她已經完全原諒前夫的出軌。

然而半年後,就在她準備要告訴新夫君本意時,突然傳來前夫再婚的消息,她的心如被擰碎!被撕裂!她哀鳴:「老天哪,為何不給我機會回去。」這時離婚,情歸何處?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。午夜夢醒,想起自己的人生,因為一時怒火中燒,燒掉了一生的摯愛,也燒掉自己的幸福。說到這裡,她已經哭得像淚人兒。

各位,要說的不是另一半外遇有理,要說的是,「究境你要的是什麼!」人常常有一好,就沒有二好。理清楚你最在乎,最想要的是什麼,再行動吧!盛怒下,是不適合做決定的。這時的決定,往往後悔一輩子,得用很久的時間來清洗傷痛。

孫醫師如是說:擇汝所愛,愛汝所擇。

孫醫師再說:千金難買早知道,沒有後悔藥可以吃。

苦的來處,常常是因為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,不知道這一生要往那裡去,隨著別人怎麼說,或自己一時的情緒,就做了重大決定。而許多決定,一旦做了,就沒機會回頭了。切記!切記!當不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時,寧可慢三天或三個月做決定。

我要往那裡去?

常常我問個案:「What do you want?」這是很重要的治療性問句,意即「你要什麼?」「你的人生有了什麼後,你會覺得更美好?」有些人你問他想要什麼,他都說隨便,一旦給他東西,又嫌東嫌西。讓別人覺得這個人很難相處。我們是不是這樣的人?

也有些人,這個不要,那個不要,你問他要什麼,又是這個不好,那個不好。其實連他本人,也不知道自己要什麼。這種能討好他才怪,因他自己都不知道怎麼討好自己!

心理治療時,我常常問個案,你的人生究境要的是什麼?很多人笑著說:「錢!」很坦白的回應,很好。但有錢就等同幸福嗎?許多豪門恩怨,子女為遺產興訟,少分到一些家產,就對簿公堂,你真的認為他們比較幸福嗎?

故事:從前一位五十出頭的中年男子來找我,告訴我他吃不下、睡不好。我問他怎麼回事了?他很激動地說:「我是長子,十八歲時,因父親要我協助耕種家中大片田地,於是停止求學。這三十年來,家業因我的協助而不致賣田,提供弟弟讀完博士。現在父親過世,遺產卻是弟弟與我平分。我心中忿忿難平,愈想愈氣,氣到吃不下、睡不好。怪弟弟貪心,怪父親不公平。」我問說:「那你分到多少遺產?」他說:「五億,但弟弟都沒耕種,一直到讀到博士,花很多錢,又沒為家業付出半分力,也分到五億,父親實在偏心!」我說:「五億,只要你沒有亂投資或賭搏,夠你一輩子花了。」他說:「但心裡就是不舒服!氣憤難消。」

如果他真得多分兩億,弟弟少分兩億,又如何?就會比較幸福嗎?快樂與錢的多寡,真的有絕對關係?請看下一個故事。

故事:西藏位在寒冷的高原上,物質生活不豐富,一般人或僧侶們過的生活常是清苦的,每個人手中的東西都是財富。一位老喇嘛把他的法器、衣服、經書、生活用品都交待好了,日後他過世,這給誰,那給誰。即使有天他死了,一切的東西馬上有新主人,沒有爭執,大家都會尊照喇嘛的遺願,拿走交待物品。

因此每晚臨睡前,喇嘛心想:「要做的、想做的事都做了,即使今晚闔眼,一覺不醒,也沒什麼好牽掛的。」於是含笑入睡。待到隔天陽光照進來,在光明中,張眼醒來,第一個念頭:「感謝老天又給自己一天的時光,去服務眾生,也修行自己,這是多麼令人愉快的事。」

時時活在感恩中,夜夜了無牽掛含笑入睡,這樣的人生不是很美好嗎!諸位,沒錢是萬萬不能,但有錢也不一定萬能。夠用就好,夠用就好。不要忘記,人生除了錢,還有許多值得追尋的!

孫醫師如是說:知足最富,感恩最幸福!

其實生命求的是:「無憾!」當我們八、九十歲,將要離開這世界時,回顧這一生,我們可能不為這一生少賺多少錢而難過,因那時錢都用不上了。那時要的,大概是「無憾」吧!諸位,我們都還在路上,一點一滴的留下臨終回顧的痕跡。且讓我們把愛還諸天地,在最後一刻到來時,自己可以無憾地闔眼去吧!

最後我要的究境是什麼?

有一個心靈合成學派(Psycho-synthesis)把人所渴朢得到的事物,一層一層問進去,就像剝洋蔥一樣,最後人們進到核心狀態(Core State),就心滿意足,無需再要了。是錢嗎?其實錢是很表層要的,再問進去:「假裝,你有了你想要的金錢時,二十億吧!你會有什麼感覺。」「現在完全進入擁有二十億的感覺,這時候,你還想要什麼?」個案也許說:「好的房子,全世界旅行,買一輛寶馬車…」治療師問:「假裝你已旅行了全世界,也買了寶馬車、一棟豪宅…,這時候,你有什麼感覺?」過一會兒,等他完全進入時,再問:「現在你還想要什麼?」…

最後的答案會是什麼?過去人們的探索經驗,最後常常進到三大核心狀態,人們就滿足了,無需再多要什麼了。你的核心想要是什麼?諸位可以與朋友玩玩這個心靈探索,看看最後答案有沒什麼共同處,或可知道生命所為何來,所求為何。不再迷失!

孫醫師如是說:當知道這一生要的是什麼,就可以穩健地前進。

如何得到?

假設諸位現在已經知道生命中想要的是什麼,除了我們習以為常的方法去得到外,有沒有其他方法得到?

故事:從前有一位中年婦人,一直念著要自殺,問她:「自殺的目的是什麼?」她說:「就不再痛苦了!」所以目的是「不再痛苦!」再問她:「不痛苦,是因為你想得到什麼?」她說:「得到清淨、快樂。」「那麼除了自殺之外,有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得到清淨、快樂?」這時她想了想,然說說:「好像沒有!」「真的沒有嗎?讓我們來想一想,有沒有其他出路?」諸位,真的沒有嗎?

其實人生有許多困境,並不是沒解的,只是不知道有其他解套方法!就像螞蟻在二次元的世界生活,在地上、牆上、樹上爬來爬去,它的世界只有前後左右,不知道有上下。不知道可以像老鷹飛起來,鳥瞰這世界,這是三次元的角度。以失戀為例,男友劈腿,或跟別的女人結婚了,除了自殺滅去失戀之苦外,就沒有其他方法?其實是有的,如果你不再愛那個男的,就不再受苦了。這是反向思考!個案會說:「但就是因為愛得深,才痛得椎心刺骨。」時間是良藥,你瞧那些失戀不自殺的人,後來遇到新對象,也再戀愛,結婚生子,一家天倫,說說笑笑,和樂融融。說不定新愛人,還比舊的好呢?人生的好壞很難說的。

故事:從前有一位三十歲女子,為了男友移情別戀,痛不欲生,於是喝鹽酸自殺,緊急中被家人發現,送醫救回。自殺未成,加上家人的溫情力量,她不再想死了,但代價是食道因強酸腐蝕而灼傷,從此吃東西只能喝流質,不能吞固體。比如吃牛肉,只能把牛肉咀嚼後,汁吞下去,渣吐出來。

她是位善良、可愛的姑娘,每天日子過,對愛情不再期待,但屬於你的,還是會到來。有天,她遇到另一位男子,不在乎她的食道灼傷,就是喜歡她,誠心與她約會,讓她重溫愛情的美好。但每次餐廳約會,她都無法盡情享受吃東西的快樂,令她遺憾。

後來新男友向她求婚,她同時決定開刀,切一段大腸接在原來食道的位置,待到開刀傷口好了,她又可以重新享受吃的快樂,與愛情的喜悅。對於之前的男友,已經完全沒有感覺了,只是後悔:「當初何必為一個移情別戀的男人喝鹽酸自殺!」是啊!別人造業,怎麼是你在承擔業報,這不合因果律。

孫醫師如是說:愛情來來去去,是你的就是你的,不是你的,求也求不來。

孫醫師再說:失去所愛會痛,但請讓痛滅去。越快越好!

除了讓時間洗去憂傷外,也有其他方法可以洗掉失戀之苦。

故事:從前有一位45歲的中年女子來診所,她已離婚十幾年,主訴是失眠,深入討論後,才發現是起因於感情困擾。她說:「我在一家渡假飯店工作,假日生意忙,都在平日返家探望讀高中的孩子,母子相聚,共享天倫,就這樣過了好幾年,感情生活一片空白。」

三年前她因開車麻煩,改搭台汽車子回家,大多是平日返家,乘客很少,漫長車程,很多時候就只有她跟司機兩人,閒來無事聊聊天,聊來聊去聊出感情來。明知對方已婚,還是飛蛾撲火地一頭栽進去。自認是第三者,對於司機愛人得陪太太,不能常與她一起,她無話可說。就這樣相安無事過了三年,他老婆甚至不知有她的存在,她在夾縫中求取感情,與愛人相聚的時間不多,但她已經接受這樣的命運。誰叫自己是第三者!總有幾分罪惡感,就不敢奢求過多。

直到有一天,她無意發現司機愛人跟另一女子親密玩樂,她愕然,她憤怒,這樣她算什麼?她接受愛人回家陪老婆,但不能接受他去陪第四者。被愛人背叛的感覺,陡然生起。她很痛苦,想要結束這段戀情,但又忘不了他的樣子,與曾經一起的美好。想維持現況,又無法忍受「第四者」存在的事實。日日夜夜,為情所苦,與愛人相聚時痛苦,想要分手卻又難捨。失眠多日,人兒憔悴,才鼓起勇氣求助。

經過一段時間藥物治療,效果不甚明顯,我說:「心病還需心藥醫,你要不要考慮心理治療。」她問說:「愛情的苦怎麼做心理治療,要治療多久?」我舉例說明:「如果你是個喝咖啡的人,有一天我在你面前,煮水泡咖啡,攪拌後遞給你,你喝不喝?」「喝啊!」我繼續說:「當你要喝的時候,我說等一下!拿回你的咖啡杯,向杯內的咖啡吐一口水,拿湯匙攪拌,再遞還給你,你喝不喝?」「不喝!」我問說:「這杯咖啡有毒嗎?」她說:「沒毒,但是很噁心!」我說:「嗯!是噁心。但從此以後,你就不喝咖啡嗎?」她說:「還是喝咖啡,但不喝眼前這一杯!」「這就對啦!經過治療後,你可以不愛這男子,但你還是可以愛上其他男子的。」這位女子,經過兩次治療後,告訴我,她已經放下那份執著,見到舊情人,知道曾經愛過,但現在感覺淡薄許多,內心的苦好像不見了。

當螞蟻困在水面的樹葉,東衝西爬,四處水茫茫時,不禁想:「這下我完蛋了。」這時老鷹看到了,說:「只要飛起來,就可馬上脫離困境。」螞蟻說:「可是我不會飛!」其實翅膀可以長出來的!一千年前的人類,從不知道二十世紀的人們,可以坐飛機從台北飛到紐約。

有時,只要一個人經過,把樹葉從水上拿出來,放在水邊的地面,螞蟻就出苦了。出苦的方法,有時簡單到不行,速度快到連你都不相信,但對別人只是舉手之勞!

你瞧,老鷹看到螞蟻想都未想到的世界,處理方法自然是螞蟻想都沒想到的。諸位,你真得只能坐困愁城嗎?出發去找你的老鷹吧!

如何愛自己

這是許多人要學習的功課。學校、家庭、社會教育,在如何愛自己這領域,似乎沒有清楚地教導。

看到許多人,不肯付出,就想得到。我問他們,如果你來當天神,你看到公園許多人,每天規律運動一小時,另外有些人一兩禮拜,才隨便走五分鐘,你將把健康賜給誰?有時個案會說:「給不運動的人!」我笑說:「那你是偏心的天神!有天你那份賜福能力時,你還是給付出努力的人,得到他們的成果。」胡適說:「要怎麼收獲,先要怎麼栽。」

孫醫師如是說:一切都是換來的!

用我們的認真養生,換來健康的身體。沒有捷徑,沒有帝王之路。(即使國王也要規律吃飯、睡覺、運動,才能換來健康。例外極少!)

你想要健康、快樂嗎?你想得到愛與寬恕嗎?你想每晚含笑入睡,每早感恩地醒來嗎?你想常常活在幸福裡嗎?你想活在一個真誠相待、互相尊重的世界嗎?你想要子女懂事、另一半體貼…?

孫醫師提醒說:你拿什麼來換?

如何跟自己相處?

跟別人相處,不喜歡,我們可以離這個人遠一點。但如果不喜歡自己,就無處可逃!

故事:雷同學,22歲男性,在班上人緣很好,深受同學歡迎,有他在的地方,氣氛一定熱絡,high到不行。有一天,他連續幾天缺課,同學去他住處探看,才發現他因自殺未遂,人在住院中。同學很呀異說:「怎麼會這樣呢?他是我們的開心果,每次聚會,他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,製造歡樂,扮小丑逗大家笑。這麼樂天的人,怎麼會自殺呢?」

但那是在人前!雷同學說:「每回曲終人散,回到自己的住處,獨處的空虛、寂寞,讓我逃無可逃。」但如果這時候,有朋友來找,他馬上又恢復開心果的模樣,好像會自動戴上面具。他說:「我也不知自己怎麼啦!人前一個樣,人後一個樣,好像有兩個自己。我最怕一個人獨處!」那時空虛難過,有時得用吞藥睡一整天來逃避苦惱,有時用割腕,看到血流出來,彷彿心中的痛,隨著血液流出,而釋放出來。

諸位,雷同學的苦,有人感受不到,但有人感同身受,他們害怕獨處,擔心被拋棄。他們共同的困境是:「不知怎樣跟自己在一起!」他們存在的感覺要別人給。

諸位,你是否得要有人陪,才能夠逛街、旅行、做快樂的事?如果自己一個人,就覺得快樂不起來,或什麼都不想做。你會一直擔心被身旁的愛人、家人、朋友拋棄?如果你有這樣的問題,請你常練習「跟自己在一起」的活動。練習自己一個人做事,一個人旅行,一個人聽音樂,一個人爬爬郊山,一個人走走公園,一個人逛街,一個人看電影,一個人看書,一個人禪修…。

人生有許多時候得一個人過,即令相愛多年的夫妻,不管多麼恩愛,有天,公司把老公調到台北、調到大陸半年一年,你可能在高雄有固定工作,如辭去工作,隨夫搬去台北、大陸,半年一年後,夫調回原地,這時你可能不易到好工作。於是,半年一年的兩地分隔,是許多夫妻的選擇。或許你們可以一週見一次面(北高距離),或一個月見一次面(台灣大陸)。多出很多時間,你得自己過!

孫醫師提醒說:與愛人一起九十九分的快樂,但獨處時也有八十分的自在。

這樣的人生,才是安全的人生,不是嗎?即令鶼鰈情深的夫妻,總有一天,其中一人要先走,另一人如果沒準備好「如何跟自己相處」,日子將會很難熬的。

故事:陳先生,五十歲中年男子,失眠一年多,因從北部搬來高雄,所以轉來河堤續看診。仔細一問,原來是一年半前,他的妻子因開刀失敗,轉入加護病房,當他探視妻子時,她吐血甚多,沒兩週就過世了。令人難以接受命運的安排,他回憶說:「我二十二歲北上做業務時,初次遇到她,那年她才十八歲,兩人好像很有緣,就走在一塊。結婚後,夫妻同做夜市生意,二十多年來,倆人晚上一起工作,清晨一起回家睡覺,有時興起,一塊坐火車到新竹吃好料,連床第生活都和諧,睡覺時也習慣對方在身旁的感覺。二十年幾來,幾乎沒有爭吵,感情好得不得了。沒想到她說走就走,從她走後,這一年半,我像有魂無體地過日子。有好幾次,想從高樓跳下,隨她而去,但想到父母尚在,不忍心讓白髮人送黑髮人,這對老父老母太過殘忍,而且孩子也尚未嫁娶…」說到這裡,陳先生已經是熱淚盈眶,他續說道:「這一年多來,我很勉強地活著。對太太的記憶,都一直停格在加護病房吐血那幕。孫醫師,今天你對我做心理治療,好像把我這一年半停格的電影,慢慢轉到過去相識、相愛、相偕出遊的美好時光。謝謝你!今天我好像從一場定格的灰暗夢裡醒來。想起太太,現在浮在眼前的,都是過去恩愛的快樂往事,我想我知道以後怎麼做了。」

金朝詩人元好問,為殉情的雁兒寫下膾炙人口的詞:「問世間情是何物,直叫生死相許。」一位在你我身旁的人,也曾有過這麼刻骨銘心的愛情。但沒準備好的分離,是苦不堪言的。到頭這一天,難逃那一日,急急流年,匆匆逝水。

孫醫師提醒說:人生似鳥同林宿,大限時來各自飛。你準備好了嗎?

故事:前段時間家裡裝修,我遇到一位七十幾歲的泥水匠,我問他:「阿伯,你年紀那麼大還工作,那麼缺錢嗎?」他說:「沒有缺錢,只是幾位同行,退休半年就死了。嚇到我都不敢退休,怕像朋友一樣,沒半年就死翹翹。」退休沒有準備,漫漫的日子,很難打發,要嗎染上賭博惡習,要嗎閒閒沒事,像童年放暑假一樣,未放前,好期待,放假初期好高興,兩週後,開始覺得無聊,又懷念起學校規律學習,連跟同學打架都懷念起來了。

孫醫師如是說:隨時可以獨處自在,是人生重要的功課。

一生的伴侶

誰是我們這一生最重要的伴侶?是父母嗎?是愛人嗎?是兒女嗎?還是好朋友?像基督教證婚時,牧師說:「你願意跟這個人,無論窮通富貴,都永遠相隨。你願意與這個人患難相助,疾病相扶持?」當然故事中的人都說願意,不過離婚率越來越高,我不知道說這句「願意」時,後面有沒有暗暗加上一句「才怪!」

不過我知道,有一個人,他真的做到這一點,永遠不離不棄。可是我們常常不怎麼愛他。他就是「我的身體」,無論在天涯,無論在海角,無論窮通富貴或生病、老苦,它永遠相隨。稱自己的身體為「一生的伴侶」,再適當不過。但想想,這麼重要的伙伴,我們愛它嗎?

有些人為了瘦身漂亮,可以整天不吃飯,或一天吃一餐,餓了不吃,受不了誘惑時,又吃很多很多,有時吃到吐。有些人,總有千百個理由,不運動就是不運動。殊不知身體像機器,每天用,它可用個一百年,還運作自如。不常用,機器容易出狀況。像以前我的洗衣機常常用,六年不壞。後來我去美國遊學兩年沒用,回國不久,它就壞掉。換新的洗衣機,常常用,到現在已經八年,還是很好用。身體亦如是!要活就要動,運動每天一小時,這是有智慧的愛自己。如果是溺愛它、寵它,它懶就由得它不動,日後衰老的速度較快。俗語說:「寵豬舉灶,寵兒不孝!」身體也是寵不得的。諸位,你是要九十歲時,還健步如飛,還是要六十五歲拿拐杖,七十歲就坐輪椅。這樣是不必辛苦走路,但是你真得喜歡坐輪椅嗎?如果不喜歡,你拿什麼來換現在的健康、好眠,以及將來的老當益壯?

轉念一瞬間

今年耶誕節,我收到一張賀卡。它寫道:

孫醫師,

我是曾給你看診有關失眠的同學,你當時很嚴厲的將我給罵醒。你指出我會失眠都是缺乏生活管理,人生沒有計劃與目標,說我需要一個嚴格的mentor,你也願意當我嚴格的精神導師,要我每週閱讀天下雜誌,擬定讀書的規劃。

「不唸書知識不會自己跑進腦子裡」這句話深深提醒了我。雖然我之後沒有回你的診,沒有簽下導師契約,但我也開始唸書,每週儘量撥時間去學校圖書館閱讀遠見或天下雜誌。上個月我通過了律師資格考,碩士計劃也對系上提出了,我計劃之後出國唸博士,以後當律師或是回學校教書。重點是我現在也沒有什麼失眠症狀了,我想我已經找到生活的目標。

你當初有講過,即使我這個渾渾噩噩的研究生被點醒,從此走向正途人生,或是有所成就,跟你也沒什麼關係。

但是我很高興當初被你點醒,未來我會當個好的律師,好的老師。

祝 平安順心

OOO 敬上

孫醫師如是說:覺醒有時只是一瞬間。

祝福諸位,讓我們感恩地活在每個當下,珍惜現在擁有的幸福。


TOP↑



網站名稱:河堤診所 身心科(精神科)(主治:失眠、焦慮、憂鬱、自律神經失調....)http://www.riverside.tw

服務電話:07-5575658.地址:813 高雄市左營區裕誠路190號1樓---☆本網頁資料禁止網際網路服務業者轉載☆---